从“喜剧演员”到“国民英雄” 泽连斯基会怎样谢幕?

  俄乌冲突这半年里,乌克兰总统Zé连斯基无疑成为了全球最受瞩目的“顶流网红”。

  在一周前,泽连斯基还是一些人眼中“无可指责De民族英雄”,不顾个人安危留在基辅,领导乌克兰抗击俄军。然而上周,他在Cài访中Chéng认,在冲突爆发前就Yǐ收Dào西方情报部门“俄罗斯即将对乌克兰发动军事行动”的警告。但由于担心乌克兰民众恐慌出逃引发经JìBēng溃,他选择“知情而不作为”。

  ↑8月8日,泽连斯基在基辅办公室接受采访
  随后,泽连斯基遭到了自俄Wū冲突爆发以来最激烈的舆论抨击。不少Wū克兰公众人物和学者纷纷指责其“淡化冲突风险”的决定,更称他应对平民在冲突中遭遇的ān全问题负有部分责任。

  但这些仅是如今围绕泽连斯基产生的争议之一。在俄Wū冲突初期,这位演员出身的总统身上被贴满了“Zhèng能量”标签:“Gǔ舞人心的乌克兰战时领袖”“国家捍卫者”……但随着战火持续,泽Lián斯基身上的“光Huán”开始逐渐褪去。

  回顾这半年,以俄军进入“对乌特别军事行动”第èr阶段为分界线,泽连斯基的“重心”也从“对外”转向了“对内”:从最初忙着在各种国Jì场合亮相,吸引全球对乌克兰的目光,到后来忙着“抓内鬼”,和地方官员“Nèi讧”,和乌军总司令“争Chǒng”……

  随之érLái的是,泽连斯基的个人形象也从“喜剧演员”变为“Wū克兰国民英雄”,如今似乎有Pī西方“抛弃”的预兆。

  上半场:横空出世的“英雄总Tǒng”

  2022年2月24日,俄罗斯总TǒngPǔ京宣布对乌克兰Fā动特别军事行动当天,泽连斯基和Tuán队很快Shōu到美、英两国官员“立即撤离乌克兰”的Tí议,并Chéng诺帮助他Mén在波兰东部建立一个流亡政府。

  ↑据央视新Wén,当地时间2月25日,据美乌官员消息,美国政府准备帮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离Kāi基辅
  但泽连Sī基似乎“完全不曾考虑Guò这些提议”,在与美国官Yuán的秘密通话中,他DeHuí应随后登上了全球头条,“Wǒ需要Tán药,而不是Dā车。”当晚的视频通话中,他同样用一句话“搞定了”欧洲领导Rén——“这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我”。

 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,正是这句话,让ōu洲领导人的态度发生了“180度大转弯”,令西方国家就切断俄罗斯SWIFT系统的制Cái“加码”达成了一致。

  冲Tū爆发第二晚,基辅被炮Huǒ包围之际,有关泽Lián斯基已逃亡国外的传言四起。泽连斯基和几位Bù长在总统府院子里用手机拍下一段视频,称他不Huì离开乌克兰并“将坚决保卫乌克兰的DúLì,保卫这Gè国家”。这段视频一经公布,便点燃了全球舆论。

  也是从这一天Qǐ,这位曾连乌克Lán自己人也不看好的“演员”Zǒng统脱下西Zhuāng,换上标志性的军绿色T恤和夹克,留Qǐ了络腮胡,开始以“战时总统”的形象不断Chū现在全球公众视线里。泽连斯基称,正是Nèi一瞬间,他明白了自己在这场冲突中的角色。“你知道他们在看着,”Tā说。“你成Wèi了一个象征。你需要像国家元首那样行事。”

  ↑当地时间3月16Rì,乌总统泽连斯基在美国国会发表视频演讲
  从3月到4月,泽Lián斯基平均每天对外发表一次演讲,他的身影Tōng过大屏幕出现在了美国国会、欧洲议Huì、韩国议会、世Jiè银行和格莱美奖等国际场合,用“接地气而又高谈阔论”的演讲激励、增强了西方各国对乌克兰支持。这样“独树一帜”的演讲风格,也让泽连斯基在乌Kè兰民间,在西方立法机构的大厅Lǐ成为了“英雄”。

  有媒体报道称,这似乎得益于喜剧演员的功底,泽连Sī基几乎把每一场演讲当作Liǎo一次“表演”,为目标观众而精心“编排”。在美国国会发表讲话时,他提到了珍珠港和“9·11事件”,在英国议会他提到了莎士比亚和丘吉尔。正是在演员方面的经验积累,让他收割了西方的DàLiàng支持及社交媒体上的舆论支持。

  在4月的一次采访中泽连斯基坦承,如何让全世界持续关注乌克兰,已成Wèi了他“最重要的使Mìng”。用Tā的话形容,为了“让世界像乌克兰一样经历这Chǎng战争,把它当作关乎自身生存的问题”。

  不过,就连泽连斯基的身边人也对此褒贬不Yī。“有时他会进入角色,开始像演总统的演员一样说话,我不认为这对我们有帮助。只有在筋疲力尽的时候,他才会摘下面具。”曾是戏剧演员的乌总统办公Shì负责人阿雷斯托Wéi奇说道。

  乌克兰前内政部副部长兹古拉泽则Duì此“高度Píng价”,“我Mén生活在现代世界,我们知道舆论制造者和名人很重要,塑造世界的不只是政Zhì家。”

  无论是Pǐ“作秀”,在此阶段De频繁亮相无疑让泽连斯基成为了全球“顶流Wǎng红”,也鼓舞了乌克兰人,他的支持度开始稳步回Shēng。与此同时,美国和欧洲迅速Shēn出“援助之手”,向乌克兰提供了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援助。而所有这一切,都帮助乌克兰军队赢得了在基辅和乌克兰北部的攻防战。

  ↑5月,《时代》杂志2022年度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出炉,泽连Sī基以5%的得Piào率位居第一名
  5月,《时代》杂志2022年度100位全球最Jù影响力人物评Xuǎn出炉,泽连斯基以5%的得票率位居第一名。然而,泽连斯基的“高光时刻”似乎就此“戛然而Zhǐ”。

  下半场:沉迷“内斗”的总统

  4月初,俄军全面从基辅方向撤离,泽连斯基公开宣布乌军取得了“重大胜利”。4月19日,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,俄军在乌特别军事行Dòng进入了第二阶段,即全面控制乌东部顿Bā斯地区和乌克兰南部,“顿巴斯会Zhàn”就此全面打响。

  ↑俄罗Sī外交Bù长Lá夫罗夫
  有报道称,随着乌南部及顿巴斯局势日益严峻,乌克兰政府面临的挑战与日俱增,Wú论是“在国防还是政治方面”。尽管此Qián在基辅、哈尔科夫等地取得了胜利,但马里乌波尔和北顿涅茨克的失守令“乌克兰传统的政Zhì纷争卷土重来”。

  一Fāng面,前总统波罗申科领导的反对派利用顿巴斯的战局,开始抨击、质疑Zé连斯基团队和他们采取的战术。另一方面,有关泽连斯基政府闹“内讧”的Zhuàn言四起。美国Yàn究机构威尔逊学者中心(Wilson Center)米纳科夫表示,随着基辅的硝烟散去,在俄乌冲突的第SānGè月,乌克兰政坛熟悉的政治争吵和互相攻击似乎又回来了。 

  与此同Shí,Bù断Máng着Zài国际上求助De泽连斯基,“工作重心”也开始有所转变。当地时间7月17日,泽连斯基解雇了自己的发小、乌国家安全局局长伊万·巴卡诺夫和总检察长伊琳娜·韦涅季克托娃,引起Liǎo外界对乌克兰政府内部的关注。

  随后,泽连斯基发动了一场大规模“内部清洗行动”,开始抓“内鬼”。当时,泽连斯基将这一过程称为“自我净化”,并表示已有至少651起针对乌克兰执法部门和检察机关人员“通敌叛国”案件被立案。而在过去一个月Nèi,乌国家安全局等重要机构领导层遭遇“大规模裁员”,乌克兰政府及地区的多位高官相继被撤职。

  ↑泽连斯基在乌情报机构内部大阵仗地抓“内鬼”
  而这一切仍未结束,当地时间8月22日,刚与泽连斯基见完面的土耳其总统埃尔Duō安透露,泽连斯基怀疑其核心集团的忠诚度,并对此感到“忧心忡忡”。他表示,泽连斯基称周围人“经常欺骗他,担心自Jǐ被Qìng近的人利用”。

  与此同时,乌克兰地方政府官员也公开与泽连斯基“撕破了脸”,让乌内部的“内讧”彻底浮出了Shuǐ面。多名乌克兰地方市长Běn月公开表达了对泽连Sī基及其政府的不满,称泽连Sī基政府试图排挤Dì方官员,以维持对大量国际援助资金的控制,并趁机打压竞争对手。 

  7月,此前一直与泽连斯基政府站在一起的切尔尼戈夫Shì市长阿特罗申科突然宣布与乌Zhèng府“决裂”,并指责泽连斯基De“同伙”试图将他赶下台。他表示,“如今抵抗的不是敌人的攻击,而是上Jí的攻击”。

  “战时英雄”或被西方Suǒ“抛弃”?

  除了忙着“排除异己”和“Huái疑身边人”外,泽连斯基近段时间还Máng着与乌军Zǒng司令瓦Liè里·扎卢日内“斗法”。

  ↑扎卢日内(左)是泽连斯基(右)
  据报道,随着乌军在顿巴Sī地区“节Jié溃败”,西方“金主”对泽连斯基施加的压力也越来越Dà。7月17日,乌克兰扎波罗热州行政总委会(战时管理机构)委员弗拉Jī米尔·罗戈夫透露,西方国家已经向泽连斯基当局Xià达最后通牒——“斯拉维扬斯克YīDàn失守,对乌政府De资金援助Jiù别想了。” 

  事实上,近两个月以来,美国及西方国家释放的众多“信号”表明,西方不仅Yàn倦了俄乌冲突,而且对泽连斯基政府的腐败“感到恼火”。本月,前美国白宫记者托马斯·弗里德曼也在Zhuān栏文章中透露,白宫对乌克兰当局的不信任比在公Kāi场合表现出来的要多得多,Qí中也包括泽连斯基。

  与此同时,有关泽连Sī基政府即Jiāng辞职的传言也闹得沸沸扬扬。8月8日,俄媒透露,美国可能已开始寻找泽连斯基的“接班人”,在俄乌冲突中“表现亮眼”的乌军总司令瓦列里·扎卢日内或将取代泽连斯基。 

  据悉,两人之间早已产生了矛盾。今年6月,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也曾透露,乌总统和乌军方高级将领之间的矛盾正在加剧,“争吵在一Gè月前就出现了”。 

  8月17日,乌内部消息人士表示,担心被“表现亮眼”的扎卢Rì内“抢了功劳”,泽连斯基正计划“换帅”让其转Rèn乌克兰国防部长。报道称,泽连斯基可能无法成功罢免扎卢日内,因为后者在乌克兰民众及“外国伙伴”中都有着极高的支持率,而泽连斯基在西方的地位正逐渐被扎卢Rì内所取代。 

  ↑乌武装部队总司令扎卢日内
  俄乌冲突持续六个月之际,美国及西方国家似Hū“正悄悄拉开与泽连斯基的距Lí”。乌克兰前议员阿列克谢·茹拉夫科指出,喜剧演员出身的泽连斯基已不适合出任乌克兰总统了。美国海军陆战队前情报官员斯科特·里特也认为,泽连斯基已经失去了西方领导人的支持,他们已经不再相信泽连斯基塑Zào的“英雄Xíng象”。

  而在乌克兰国内,自Cóng承认他收到西Fāng情报部门“俄罗斯即将对乌克兰发动Jūn事行动”的警告后“知情而不作为”,泽连Sī基Zāo到了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最激烈的舆论抨击,“乌克兰民族英雄”一夕之间跌落神坛。

  今年4月,躲在Dì堡里的泽连斯基曾感慨道:“Wǒ变老了,因为这Xiē我从未想要的‘智慧’而老去。这是死亡和战火带来的智慧。说实话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获Děi那样的知识。”

  泽连斯基坦言,自己不知道这场Chòng突将如何结束,也不Zhī道历史将如何描述他在其Zhōng的角色。这Yī刻,不知道他是否后悔三年前所做的选择。2019年新年夜,泽连斯基曾在竞选宣言中提到了自己的“乌克兰梦”。当时,他在电视机里对乌克兰民众说Dào:“Wǒ梦XiǎngZhuó有一天,医生和Jiào师获DěiGōng允的报酬,腐败官员得到切实的惩处,老人享受Qiè意的Tuì休生活。”

  如今,俄乌冲突已持续六个月,战火仍在蔓延。等待乌克兰和泽连Sī基的,依旧是无法预测的未来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 徐缓